和諧國際法律事務所

未成年子女有撫卹金請求權

未成年子女有撫卹金請求權

一、 案件事實
被繼承人甲生前委任其配偶乙代為受領薪資、保險金、慰問金及相關銀錢,做為住院醫療及日後相關雜支,並約定如有剩餘,概為乙留做家用。嗣後甲逝世時,乙與其餘甲之未成年子女均拋棄繼承,僅甲之未成年子女丙為唯一繼承人。甲生前時,乙於甲之帳戶代為提領161萬5595元;甲逝世後,乙代為受領甲雇主給與之撫卹金25萬188元、勞工保險局發給之喪葬津貼21萬9500元。
二、 雙方主張
丙認為自己為唯一繼承人,但乙卻未依民法第541、542條規定返還生前所領利益,且乙於甲逝世後所受領之撫卹金、喪葬津貼應均歸於繼承人所有,乙之受領已侵害他的繼承權,遂起訴請求乙返還208萬5283元。乙則抗辯其與甲之間簽有委任契約書,並記載「如有剩餘,概為受任人(乙)留做家用」,故生前提領款項所有權應屬乙,且撫卹金發放目的係雇主為照顧逝世員工之遺族所為恩惠性給與,性質非屬遺產,乙為高粕祐之遺族,屬合法受領;再者喪葬津貼依勞工保險條例第63條第1項前段應由支出喪葬費者受領。
三、 法院理由
法院於生前提領款項、喪葬津貼、撫卹金大部分均採納乙之抗辯,故駁回丙之上訴,但於撫卹金部分,法院認為撫卹金發放目的無非係公司因員工於任職期間死亡,為體恤其在職期間之貢獻,且為照護其遺族失去依怙後之生活保障,所為之給與。既丙為甲之子女,且於甲逝世時尚未成年,並於平時受其扶養,則丙亦為高粕祐之遺族,應屬受撫卹之對象,請求乙返還該部分之給付應屬有理由,故廢棄發回該部分與高等法院重新審理。
四、 結論
依照財政部函令:營利事業給付因死亡而退職之員工退(離)職金、慰勞金及撫卹金,係屬被繼承人遺族之所得,免予計入被繼承人之遺產總額。(財政部86.9.4台財稅第861914402號函),我們可知道撫卹金實務上本身並不列入遺產範圍內,惟法院進一步表示未成年子女受有被繼承人扶養,亦應當認為子女屬於被繼承人之遺族,因此認定未成年子女於成年仍得請求該部分之給付。再者,繼承權侵害權規範在民法第1146條,當真正繼承人發現自己之繼承權遭受到其他繼承人(不論其他繼承人是否真正)之阻饒,不允許自己繼承被繼承人遺產時,就應當儘速尋求救濟,因本條有消滅時效,即知悉被侵害之時起,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;自繼承開始時起逾十年者亦同。

107年台上字第777號判決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